北师珠停办学生家长游行反对,一个毕业学姐的忠诚建议:BNUZ, 何为爱你之名
2019-06-12 18:01:25  来源:网络1603

从北师珠毕业两年了,最近一直通过师弟师妹们的朋友圈关注这次风波,原以为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事情竟愈演愈烈到这样的地步。朋友圈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和指责北师大的声音,我挺诧异的。这原本该是一件好事不是吗,总说回归北师大,现在真的回了,怎么大家又不乐意了呢?可能大家觉得,由原先所预期的“北师珠直接转型升级成为北师大珠海校区”变成现在的“北师珠停办,北师大进驻”落差有点大。总之是大家各有各的诉求,北师大没有协调好各方利益,又或者是这其中某些方面的利益北师大根本不可能妥协。 北师珠停办学生家长游行反对,一个毕业学姐的忠诚建议:BNUZ, 何为爱你之名 我也深爱着母校,学校还有我非常敬重的老师和可爱的学弟学妹们,看到学校闹成这样震惊之余是痛心,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想谈一下我的观点和看法,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够理性维权,也希望学校能满足北师学子们正当的诉求。很多文章借北师珠学生之口表达的一些主要的诉求或者担忧大概有以下几点: 1. 学校停办,影响最后几届毕业生的教学质量;或是若北师珠与北师大在同一个校园内“划江而治”来应对之后几年的过渡期,使得北师珠学生变成“二等公民”,交更贵的学费却享受不了更优质的教育。 2. 学校停办之后,对学生未来考公务员等就业产生的不良影响。 3. 北师珠蒸蒸日上,真的发展成为跟本部一样的水平也是指日可待,我们宁愿自己慢慢发展也好过为了弥补北师大的缺地之憾被“鸠占鹊巢”。 4. 学校在招生之时,有招生办老师提到“学校转型升级”,涉嫌虚假宣传。 5. 北师珠的教职员工如何妥善安置? 6. 学校被占了,北师珠学子此后寻根母校的情怀如何安放? 对于这几点我的看法如下: 针对第一点,学校似乎发表过声明,声称会保障好学子的利益,保证正常的教学活动顺利进行。当然,只是声明似乎无法让人尽信。建议在与学校沟通的过程中不妨要求将课程安排及师资人员变动等信息公布出来,任由同学和家长监督,保障教学质量;如果是二校同驻,则要保证宿舍教学区及其他公共设施做好科学合理的分配,对两校学子一视同仁,以示公允。这样无论是“停招整顿”还是“划江而治”,相信都能保证学校站好最后一班岗,送走北师珠最后一批学子。 其次关于学费的问题,现在拿学费来说事似乎意义不大。早在几年前,学校还没有传出要“转型升级”的时候,学费一直就是这么高,我们学校一直以公办的身份收着私立的学费,这样的行为确实不太妥当。但说到底,这是自由选择的市场行为,在高考志愿填报学校的时候我们都清楚地知道学费高这一点,既然选择了填报,那么其实大家都是认可并接受的,即便心里不是真的认可,但交了钱并入学的行为就是默认。对于这部分高于普通公办大学的学费,我们当作是为好的校园环境设施买单也好,或当作潜力股投资时的溢价也罢,总之学费交了就是交了,即便事后一方反悔意义也不大,毕竟当初是你情我愿。就好像买东西一样,用了几年了,然后别人买的时候打折了,总不能要求商家给之前买的人全部退款吧?虽然看之后北师大的学生只要几千块学费就可以跟我们以前一样,我心里多少也有点不平衡,但就事论事,再谈学费的事情没有意义。 所以,只要学校做好教学质量的保障,这一点是无话可说的。 第二和第三就放在一起说吧。事实上只要是通过国家统招进入的大学,顺利毕业后,学信网上都有我们毕业证书的编号等信息,包括我们的个人信息,学习经历等都有记录在案,并不会因学校本身的变动而有什么影响。简单来说就是,不用担心,学不会白上的。至于考公务员和公司入职,一般也是以学信网信息为准。 其实学校也发过声明了: 再谈到所谓毕业生社会声誉的问题就更不存在了,相信社会并不会因为北师珠停办就对北师珠印象很差。对外人来说当年的北师珠跟现在的北师大珠海校区有什么分别呢,珠海的北师大就是北师大啊,大家都忙得很,我只知道珠海有个北师珠,至于你们北师珠和北师大之间的恩恩怨怨哪个管你去了解得那么清楚,学校曾经的变动都不过是些小插曲。又有哪个用人单位会去查一个求职者学校内部的各种变动,只要毕业证学位证都齐全就基本没问题。 说实话,当初报考咱们北师珠的时候多少也是慕北师大之名而来,来了之后很多时候也觉得我们北师珠的学子跟其他很多985 211高校的学生各擅胜场,也不见得就差了多远,无需妄自菲薄。学校现在发展蒸蒸日上,分数线已经开始一本招生了,但要一步一步慢慢发展变成跟本部一样的985的实力还不知道要埋头苦干多少年呢。所以,真想着要好点的学校名声就让北师珠被收编吧。 父母们是没错的,社会确实看人下菜碟,毕业证一拿出来,隐形的歧视到处都在,他们为子女争取利益无可厚非。但是要知道,北师大在这一点上几乎是不可能妥协的,其百年的学术声誉不会因为大家闹事就轻易牺牲。所以,奉劝还抱有这种想法的各位,放弃这条诉求吧,不如清醒一点退而求其次,让北师珠被收编。 话再说回来,名校学历固然重要,但个人的能力和工作经历才是你将来前途的压舱石,别说北师珠,即便清北复交的名头如雷贯耳也无法成为其学子一辈子的通行证啊。所以到底是福是祸,相信大家心里的秤能衡量明白。 网上看大家也转载了一些所谓的折衷方案,什么参考南京大学和金陵学院,让北师大在珠海新找一块地皮,或者给北师珠找一块新地方安置等等……这都出的什么馊主意也拍手说好,要是北师大真在珠海或是附近哪里重新建起了校区,北师大就在旁边到时候还有咱北师珠什么事儿啊?把北师珠迁走那就更不行了,迁去中山叫“北师中”还是“北师山”,那不更惨么?所以,清醒一点吧我的师弟师妹们。 第四,关于虚假宣传,我不好做太多评论,因为谁也没办法说清楚招生老师具体是如何表达的。到底是招生办的老师“循循善诱”,还是家长们自己“浮想联翩”双方各执一词。但据我所知,学校在这些事情上一般都讳莫如深,招生老师大概率不会斩钉截铁地说你小孩就是“北师珠进来,北师大毕业”,更遑论许下什么北师大毕业证的承诺了。所以我更倾向于相信招生老师投机取巧,给了家长们一些想象空间,但家长们的想象力多大就因人而异了。毕竟谁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一条争执起来意义不大。 但其实无论怎样,将“转型升级”看成一次风险较大的风险投资或许更为合理。学校将来怎么变动谁也说不准,只能是说有转型升级的可能性,你尽可尝试一番,但不能投资失败就要求赔偿。况且也不算失败,咱北师珠其实也挺好的,学习都是一样学习,差别就在于毕业证了。或许这个类比不够恰当,纯粹是以我小人之心揣度一下家长们的心思,但各位可以扪心自问,有没有过这样取巧的心思。学弟学妹们十八九岁的年纪,不太懂得如何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但父母们深谙此道。有漏洞就是要抓的,既然被抓到了,学校就要有所表示,或金钱或毕业证,学校看着办吧。但前面也说了,发毕业证是不可能的;被虚假宣传的如果能拿出证据来要求学校赔钱相对现实一点。 第五,关于原教职员工的安置问题。目前学校的做法估计是能留用的留用,不能留用的就补一笔遣散费辞退了。多少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但其实也无可厚非。若将学校看做一般的企业,公司要发展,员工素质得跟上,业务能力不行被辞退是正常操作。我们经常骂国企,大把人尸位素餐导致效率低下成本高企,公司发展停滞不前,道理其实很相似。但不同的是,有很多老师从学校办校之初就勤勤恳恳为学校付出了青春和汗水,现在一句学校要发展就要辞退人家确实也太不近人情,有点像大家说的“吃相难看”。所以对于原教职员工,料想学校应是尽量安排空缺且与其能力适配的岗位,实在别无他法需要辞退的奉劝学校遣散费一定要给到位,巍巍北师大若要在这点小钱上与人为难那也太小家子气,更对不住启功先生“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训示了。 最后一点,谈完了各方利益来谈谈北师珠学子们的情怀吧。亲爱的师弟师妹们啊,请静下心来自己想一想,不要被情绪的声音煽动了,该是能自己明断是非的时候了。现在是北师珠,你过几年回去北师珠不还是在唐家湾金凤路吗,难道说学校换了个名字就不是原来的学校了?或者换个角度来想,就算学校不被收编,或许今年又新修了大礼堂,明年又盖了学五食堂,老师们也是来来去去的,退休的退休,新来的新来,学子更是如麦苗般长了一茬又一茬,环境改了,人也变了,那样的话北师珠又还是北师珠吗?真要说起哲学的命题来,所有的事物都是特修斯之船,换了桅杆又换甲板,年复一年地老去又翻新,船还是不是原来的船呢?其实一切事物都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是吗?世界之大,物是人非的事情永远都在发生,所以最珍贵的是我们的经历、体验和回忆啊。你曾经上课的励耘楼,你漫步过的丽泽湖畔,你夜以继日的图书馆,你挥洒汗水的篮球场,你吃过的食堂的每一家小店,你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社团,你和蔼可亲的老师、携手并肩的朋友同学……如果这些回忆丝毫不曾改变,那你们希望保住的到底是什么呢?你们在担忧什么,还是说你们“被担忧”了? 总而言之,理性维权,在发声之前先冷静下来思考自己到底要为什么发声。看看如今失去秩序的校园,是我们发声的初衷吗?请不要被人以爱校之名扰乱了你的理智,请不要被热血冲昏头脑失去独立的思考,请不要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我们都深爱的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