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让江一燕零片酬出演的电影到底有什么魔力?
2019-05-15 17:04:29  来源:网络1589

江一燕的人物原型为毕业于中央美院的女摄影师蓝天,她在西藏墨脱徒步旅行时为拍摄星空摔伤,高位截瘫。

面对厄运她没有放弃,而是选择勇敢的活下去,并在拉萨开了一间客栈。当杨柳松深陷绝境时,是轮椅上蓝天的笑容激励着他一步步走出无人区……

国际上普遍认为,一个人在野外生存的极限时长是50天,而杨柳松却在长达70多天时间里独自一人穿越“第三极”——从来没有人尝试过,他是全球第一人——他的故事。

“为什么这辈子一定要去羌塘?因为简单,物的简单,人的简单。”77天,1400公里的藏北羌塘,伴随杨柳松的只有荒原的狂风暴雪,及无边无际的孤寂、绝望。

“羌塘无人区”,在藏语里的意思是:北方未知的空地。是这个星球上,除了冰雪覆盖的南极和北极之外,人类无法生存的第三极。

《七十七天》完整呈现了主人公77天徒步穿越羌塘无人区的奇幻冒险之旅,导演赵汉唐携众主创历时三年,深入无人区腹地拍摄。

在可可西里、阿尔金、昆仑山、藏北、柴达木,五大无人区实景拍摄,拍摄地海拔平均超过5000米,最高达到了6700米,是中国电影人首次探秘五大无人区。

八十余人团队一群电影疯子,历时三年,三进三出被喻为“生命禁区的——世界第三极羌塘”。

赵汉唐负伤无数、江一燕零片酬出演、李屏宾带病上阵、全组上下置身于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高寒地区,面对沙尘暴、暴风雪、龙卷风等极端恶劣天气;

途径沙漠、雪山、冰原、荒原等各种复杂地貌,用探险的无畏与勇敢精神,诠释一部户外探险电影的匠心。

江一燕在藏区拍摄期间气候极其恶劣,天气冷的她连台词都说不出来。即便是这样,不拿一分钱片筹的江一燕仍然拍得乐在其中。江一燕最新电影

等拍摄完成,原本为了拍摄效果而化的“高原红妆”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卸掉,她真的冻出了高原红……

赵汉唐曾说,青藏高原的雪山草原满足了所有他儿时对大自然的想象。也许,赵汉唐多少是懂杨柳松的。

倘若不是内心对高原荒野、户外探险真正的热爱,身为演员的他大约是不会以导演的身份深入五大无人区、风餐露宿、耗时三年去拍一部高原户外探险电影。

赵汉唐:演员、制片人、导演。1995年因参演张艺谋电影出道,饰演过很多个性鲜明、亦正亦邪的角色。

然而,生活中的赵汉唐却是个极为内向低调的人,喜欢爵士乐,喜欢户外极限运动,喜欢吉普车,喜欢越野……

早在2003年以前他就已开始越野,连续多年独行自驾,足迹遍及青藏高原和西北边陲;攀登过多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雪山;

摄影作品和游记文章在国内多家有影响的旅游及摄影杂志刊登;创作多部高原题材影视剧本,影视界高原探险第一人。

它创造了华语电影史上拍摄地海拔最高纪录,也是中国电影人首次探秘五大无人区。

影片《七十七天》主创团队由摄影指导李屏宾、音效设计杜笃之、配乐何国杰、剪辑顾问廖庆松组成,均获过金马金像等国际奖项。

在李屏宾的镜头下,电影中呈现的画面还原了大自然本身的色彩,画面极具冲击力与视觉张力,影片一帧画面都可以当做壁纸。

音效大师杜笃之与配乐大师何国杰的加盟,壮丽的美景加之效果极佳的音效,有一种置身“极地羌塘”的感觉,瞬间可以感受凛冽的寒风与沙尘暴的威力,让观众身临其境,体会到角色身上那种不畏艰难,勇敢出发的精神。

值得一提的还有,影片由窦唯作词作曲的影片主题曲《扎西德勒》,也和影片的气质非常契合。

电影《七十七天》中,江一燕说:“为了自由,为了远方”,这也许正是杨柳松在羌塘探险的原因,但我相信,并不完全是。

杨柳松曾写下这样一段话:“生命是一条贯通的河流,一切皆是没有开始的复始。我们所期望的终点并不存在。”

杨柳松让世人看到了美丽却孤寂的羌塘;电影《七十七天》的制作团队,让我们看到什么,还需我们走进电影院去静静观赏,细细品味。

我想,这是一部能够满足你对大自然所有美的幻想的电影。江一燕最新电影望尽千山万水,它终于来啦!国内定档11月3日!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